全球金融危機正在耗盡企業貿易活動所依賴的融資。這令全球衰退程度更深﹐後果更嚴重。

與現在所有類型的信貸一樣﹐金融機構也在減少貿易融資﹐並且還提高了利率。但是﹐貿易融資的萎縮仍凸顯出來﹐因為它令本來健康、有望推動全球貿易復蘇的企業也受到了重壓。世界銀行已經預測﹐明年貿易將出現1982年以來的首次收縮。

由於美國和日本已經陷入衰退﹐少數幾個有望促進全球增長的地區貿易融資在加速萎縮﹐包括亞洲、東歐和拉美的新興經濟體。世界銀行預測﹐明年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速將為4.5%﹐而發達國家則會下降0.1%﹐全球經濟總體增長0.9%。

儘管發展中國家的增長前景比發達國家要好﹐很多放貸機構仍從這些地區大幅撤資。各機構降低了對傳統上被視為風險較高的經濟體的風險敞口﹐以便把資產負債表上的虧空補上。而Wachovia Corp.等其他貿易融資巨頭則失去了蹤影。

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經濟學家Hung Tran說﹐對新興市場來說﹐解除槓桿的過程涉及的範圍很廣﹐美元信貸來源已經消耗殆盡。該組織是一個國際金融機構的協會﹐總部位於華盛頓。

回溯到古代商業中心﹐比如9世紀的巴格達﹐貿易融資是一系列的硬通貨信貸額度、保單和擔保的集合﹐讓不同國家的企業可以彼此做生意。它是實現14萬億美元全球貿易的潤滑油。

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貿易融資全球負責人阿西姆(John Ahearn)說﹐全球貿易融資業務處在重壓之下。隨著全世界從一個信貸過於寬鬆的時期調整過來﹐預計會出現一些重新定價。匯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貿易及供應鏈負責人尼維森(Stuart Nivison)說﹐我們正走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有利信貸環境﹐在這個環境里﹐信任水平太高了。花旗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融資來源之一。

甚至像花旗和匯豐這樣最近擴大了對一些市場的國際信貸額度的大型放貸機構也遭遇了障礙。這些銀行的業務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將貿易額度轉移給了二級市場的較小銀行。不過﹐眼下這些較小的銀行並不買帳。

看看巴西的情況﹐巴西這個新興出口國向世界銷售從大豆、牛肉、鐵礦石到噴氣機等各類商品。巴西企業需要美元信貸來為銷售提供資金。這些信貸額度(也就是貿易融資的主要來源)的成本已經大幅飆升﹐很多情況下都翻倍了。這種現象對中小企業的沖擊最為嚴重:一些企業不再符合獲得信貸額度的條件﹐其他的則被對信貸如飢似渴的巨頭(比如國有石油公司Petroleo Brasileiro SA)擠出了不斷縮小的市場。

不過﹐即便是巴西的健康企業也感覺到了信貸緊縮之痛。巴西噴氣機製造商巴西航空工業公司(Embraer)的高級融資副總裁西爾瓦(Paulo Cesar de Souza e Silva)說﹐該公司高管轉向中東等地試圖尋找新的信貸來源。該公司是世界第四大噴氣機製造商。

有時候雖然可以獲得信貸﹐但是上升的成本超出了利潤率﹐因此買賣破裂。在大宗商品交易中尤其如此。

對那些曾經認為對金融危機免疫的高管來說﹐這是一種令人沮喪的處境。總部位於巴西的Providencia SA首席執行長弗雷塔斯(Herminio Freitas)本以為他的公司會安然無恙地渡過難關。該公司出口生產一次性尿布的材料。人們仍然在買尿布﹐即使是在危機時期。

不過﹐弗雷塔斯用來為出口提供資金的美元信貸額度的成本上漲了45%﹐這個價格足以讓他暫時離開了信貸市場。該公司沒有支付如此之高的信貸成本﹐而是用自己手裡的資金維持運營﹐希望明年初借貸成本會有所下降。

政府也加入進來。巴西龐大的開發銀行已經提高了對貿易融資的放貸。央行也撥了數十億美元的儲備金幫助本土銀行提供美元信貸額度。

巴西國有銀行巴西銀行(Banco do Brasil)國際業務董事總經理馬康德斯(Sandro Kohler Marcondes)說﹐不過本土銀行遲早會到安全放貸的極限﹐市場會要求其他機構回來﹐否則我們就會面臨信貸緊縮。該銀行提供了巴西出口信貸額度的約三分之一。

11月份﹐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拉米(Pascal Lamy)召集各國政府高級官員﹐討論貿易融資問題。那之前一些融資來源已經凍結﹐在這次秘密會議之後﹐拉米估計需求比供應大約多250億美元。他敦促各國政府進行干預。

此後﹐新興市場各國央行已經承諾拿出數十億美元的儲備提升企業的美元信貸額度。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也採取措施﹐向巴西、墨西哥、韓國和新加坡的央行開放了30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額度﹐以防萬一。

由政府支持的信貸機構也紛紛加入。美國進出口銀行設立了29億美元的額度提振韓國銀行業﹐並正在考慮重新直接放貸領域。該銀行是貿易交易的大型保險商。世界銀行將貿易融資計劃規模提高了兩倍﹐至30億美元。但這類措施也就到此為止了。

世界銀行貿易部主管霍克曼(Bernard Hoekman)說﹐我們自身能做的寥寥無幾﹐我們的工作之一是宣傳這是一個特別的問題﹐有解決的辦法。

世界銀行等機構稱﹐由於這類信貸常常是由實物擔保的﹐貿易融資的風險相對較低。此外﹐由於收費的上漲﹐對仍從事這項業務的機構來說﹐貿易融資已經變成了一個更加有利可圖的業務。這可能會把離場觀望的資金吸引進來。高管們說﹐最重要的是﹐放貸機構可能會開始重拾信心了。

巴西出口商弗雷塔斯說﹐我認為哪些企業會渡過難關、哪些不會將開始變得清晰起來﹔一旦局勢明瞭﹐放貸應該會恢復﹐我們希望如此。

John Lyons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81222/ecm165136.asp?camp=glob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