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學生張心(20來歲,假名)去年12月獲得學生證到本地修讀工商管理(行銷)學士學位。不過今年320日,卻在芽籠19巷被員警肅娼組人員逮捕,並承認她為了金錢提供性服務。她的學生准證過後被吊銷,也被遣送回國。

  陳妙善(20歲,假名)去年3月到本地一所私人學校修讀英語課程,今年1月因走私毒品被中央肅毒局人員逮捕。她在今年318日被判五年監禁。

  這兩起案件都涉及了持有學生准證的外籍學生。而濫用學生證的人數有上升的趨勢,移民與關卡局的資料顯示,濫用學生准證的人數從2003年的110人增加至去年的210人。

  不過,移民局發言人指出,多數持有學生證的學生是真心到本地求學,沒濫用他們的學生證,外籍學生濫用學生證的幾率還是較低,占少過0.3%的總外籍學生人數。

  根據移民局網站資料,被本地學府全職課程錄取的外籍學生都需要申請學生證,這些學府包括受承認的私立學校、政府學校、理工學院、工藝教育學院、大學、跟教育部登記的幼稚園、由社青體部頒發執照的托兒所等。

  學校在避免外籍學生濫用學生證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移民局發言人說,學校是鑒定申請學生證者是真正學生的第一關,當局是第二關。外籍學生被錄取後,當局還會同學校合作,確保他們的缺席率低,而即使是缺席是持有充分理由。

  發言人說,他們會繼續防範學生證被濫用,這包括到學校突擊檢查學生證持有者是否有上課,聯同人力部和警方到KTV酒廊、食閣和餐廳等進行搜捕行動,以確保那裏的工人擁有有效的工作準證。

  當局不僅處理濫用學生證的案件,在處理外籍學生的轉校申請時也特別謹慎。移民局發言人指出,持有學生證的外籍學生通常會以升學、目前的課程不適合他們或新學校提供較適合他們的課程等理由,提出轉學要求。

  根據受訪的私校業者,學生轉學司空見慣。私立教育機構楷博(Kaplan)提供的資料顯示,它約有三成的學生是從其他學府轉來。

楷博市場副總監張偉漢說,大部分學生轉學的原因是,他們對原來就讀的學校的教學水準、學生服務和品質不滿意,因此想要轉到更好的學校。有的中國籍學生在國內聘請中間人報名本地學校,對有關學校有錯誤印象,到了我國才發現與實際情況不符,就要求轉到更好的學校。

  外籍學生張洋日前致函本報投訴他在轉校時,正在就讀的學校予以刁難。他聲稱,學校安排他上的課程不符合他的要求,因此向學校提出退學,但學校不接受,還呈交了不真實、很差的出席率和成績報告給當局,他擔心當局不批准他轉學的申請。

  被投訴的私校校長受詢時否認了這學生的指責,說他們有資料為證,而且這學生已擅自缺席一個多月。

  雖然張洋最後獲得了學生證,能到另一所私立學校上課,不過,他仍然不滿學校在學生轉學時處處刁難他的做法。

9萬人持學生准證

  移民局發言人說,持有學生證者向他們申請轉學要求時,他們會如同對待其他申請者一樣,按照個別案例的情況考慮,而如果申請轉學不成功,學生就需要辦手續離開新加坡。

  截至今年6月,本地有89700名外籍人士持有學生准證。



http://www.zaobao.com/sp/sp080804_501_1.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