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9] (2009-02-26)

  偷渡,從來都是從一個國度非法過境到另一個國度。由于兩個國度之間存在著發展差異、經濟差異、文化差異等,“人往高出走”就成了一個似乎合理但卻違法的選擇。然而,在一個國家之內同樣也可能存在“偷渡”,前提是這個國家的戶籍制度森嚴,在城鄉之間、城城之間、鄉鄉之間和區域之間,有著巨大的屏障和天然的藩籬。

  日前,北京最大的倒賣進京戶口案開庭。92份違規戶口被凍結,其中包括著名的第六代導演王小帥的戶口。涉案人曾幫王小帥虛構研究生學曆和服務處所辦理戶口。

  王小帥的想法或許很簡單,就是想從戶口所在地河北涿州“偷渡”到首都北京。但是,這麽一個成功人士,一個著名導演,爲何千方百計、冒著巨大的法律風險在自己的祖國“偷渡”?原因很簡單,收益的預期很大,涿州與北京相比有著天然落差。僅僅是爲了北京戶口這個面子或者尊嚴,相信很多人也願意一博。

  有評論說,王小帥“攻克柏林,拿不了北京戶口”。所謂攻克柏林,是指王的《十七歲的單車》《左右》拿了兩座柏林電影節銀熊獎。王小帥攻克柏林,爲何不能攻克北京戶口?很簡單,因爲戶口背後不是一張紙,而是一堵牆,一堵“柏林牆”。

  這堵“柏林牆”橫亘在中國的城鄉之間、城城之間、鄉鄉之間、區域之間已經幾十年了。這堵看不見、摸不著的“柏林牆”,對牆裏牆外的每個人而言,雖然像惡夢一樣怪誕、荒唐,卻又像石頭一樣真實、堅固。每一個人在這堵須仰視才見的“戶口柏林牆”面前都那麽的無奈、那麽的弱小。就像當年無數的東德人盡絕各種辦法翻越柏林牆,很多爲流動苦惱的中國人也曾爲沖破“戶口柏林牆”而竭盡所能,合理與不合理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法律訴訟、考學落戶等等無所不用其極。如果調查一下,其種類也許不會少于東德人翻越柏林牆的方法。當然,王小帥的“偷渡”也是一種便捷的路徑。“偷渡”所産生的“權力尋租”空間自然也隨之擴大,北京戶口30萬幾乎成了一種是公開叫賣。但總的來看,“戶口柏林牆”依舊巋然不動。攻克柏林容易,攻克柏林牆難矣。

  王小帥敗走“京城”,讓我想起來,郎朗、李雲迪、胡軍、章子怡、湯唯、周迅,我不知道他們六人之前是否都有北京戶口,我知道的是他們都已通過香港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拿到了香港身份。王小帥敗走“京城”,還讓我想起美國新任總統奧巴馬的“成功線路圖”。除去印尼,如果把奧巴馬生活工作地點進行連線,你會發現他的足迹跨越了美國大陸的西部、南部、中部和東北部,以及大陸之外的夏威夷群島。流動可謂廣泛,遷徙可謂頻繁。他不停地變換學校,不停地變換工作,不停地變換城市,不停地職業轉型。這其中大部分選擇都是奧巴馬自己的選擇。我相信,正是遷徙的自由以及轉型的便捷,爲奧巴馬的成功打下了基礎,使奧巴馬從一個街頭黑人小混混成長爲美利堅總統(參見拙作《奧巴馬,請您出示暫住證》)。試想一下,如果每一個擁有夢想的人都必須在自己的祖國 “偷渡”的話,那麽,這種夢想實現的幾率會有大呢?

  中國有兩堵牆,一堵是萬裏長城,大部分中國人爲之感到驕傲、自豪。還有一堵牆就是“戶口之牆”,相信大部分中國人都爲之感到苦惱、恥辱。這堵牆是時候拆除了。德國的柏林牆是“世界上第一堵不是用于抵禦外敵,而是用來對付自己的百姓的牆”。這堵貌似強大的圍牆在28年之後一夜之間拆除了。中國的“戶口柏林牆”也該拆除了。千萬別說什麽積重難返,別說什麽無從下手,總得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吧。蔣家王朝能在一夜之間推翻,一個戶口之牆爲什麽不能在一夜之間推翻?沒有人願意再暫住在自己的祖國,也沒有人願意在自己的祖國“偷渡”。是時候了。

  孟波
《聯合早報網》


http://www.zaobao.com/forum/pages/forum_lx090226f.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