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9, 2007

併罰制或轉嫁罰?法人之犯罪能力?─勞動基準法第81條第1項規定及因此所涉事業負責人刑事責任的認定以文找文


併罰制或轉嫁罰?法人之犯罪能力?─勞動基準法第81條第1項規定及因此所涉事業負責人刑事責任的認定

勞動基準法第八十一條第一項前段規定:「法人之代表人、法人或自然人之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違反本法規定,除依本章規定處罰行為人 外,對該法人或自然人並應處以各該條所定之罰金或罰鍰。」本條處罰之規定究係採併罰制或轉嫁罰,顯然直接影響雇主事業負責人刑事責任之成立認定方式。

本件對被告金仕達公司及其負責人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係被告金仕達公司負責人,明知其所僱用之勞工乙之產假依勞動基準法第五十條之規定,應有八星期,卻只准予三十天,因認被告甲亦涉有違反勞動基準法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應依同法第七十八條處罰。

惟法院認為,該公司所僱用之勞工乙未能享有勞動基準法所保障勞工應享有之勞動條件,尚不足證明此結果係被告甲因執行業務所造成。且查,被告金仕達公司訂有 員工管理規則,其中(一)請假規則及相關規定之產假確係規定「給假三十日(含例假日)」,有該規則足參,則乙○○之產假僅有三十日即係因為該公司員工管理 規則之規定,並非因被告甲○○僅准予給假三十日所致。再觀之乙九十二年度請假卡,其產假簽核僅經過其主管Debby之簽名,且其主管亦未就產假日數給予刪 減使之不符勞動基準法規定,該請假卡復未經被告甲核可,益證違反勞動基準法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者係被告金仕達公司,而非因被告甲執行業務之行為違反前揭規 定。至於,公訴人雖以勞動基準法第八十一條是併罰規定,並非轉嫁罰,且被告金仕達公司是法人,並無犯罪能力,故認被告金仕達公司與甲均有違反勞動基準法之 犯行。按法人之代表人、法人或自然人之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違反本法規定,除依本章規定處罰行為人外,對該法人或自然人並應處以各該 條所定之罰金或罰鍰,勞動基準法第八十一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按業務主為事業之主體者,應負擔其所屬從業人員於執行業務時,不為違法行為之注意義務,是 處罰其業務主乃罰其怠於使從業人員不為此種犯罪行為之監督義務,故兩罰規定,就同一犯罪,既處罰行為人,又處罰業主,無關責任轉嫁問題,最高法院九十二年 台上字第二七二0號判決意旨亦採此見解,是勞動基準法第八十一條規定係屬併罰規定,而非轉嫁罰,應屬的論。又普通刑法以處罰刑事犯為主,而以自然人為其對 象,是法人除有處罰之特別規定外,在實體法上不認其有犯罪能力,有最高法院二十九年上字第八九號、五十四年台上字第一八九四號判例意旨足資參照,惟為適應 社會經濟之需要,擴大企業組織活動之範圍,而制訂各種行政法規,為達成其行政目的,對於違反其命令或禁止者設其處罰規定,是此等行政犯重在違反社會規範, 以社會的非難可能性為其責任之基礎,罰其社會責任,亦即法人有違反行政上義務之行為即屬於法人行為,此種情形之下,法人依相關處罰之特別規定,自有犯罪能 力,非謂其必無犯罪能力,況勞動基準法所謂「雇主」包括僱用勞工之事業主、事業經營之負責人或代表事業主處理有關勞工事務之人,為同法第二條第二款明文規 定,亦即勞動基準法所規範之雇主包括法人在內,則在雇主即法人有違反同法第五十條規定之時,自得依同法第七十八條處罰法人,此復可由該法第七十八條罰則之 規定不如其他違反相關規定之罰則(如同法第七十五條至第七十七條)併有自由刑及罰金刑之處罰,因之,法人亦應有其適用,僅係在法人之代表人、代理人、受僱 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違反該法規定時,亦併罰之,反之,如應依同法第七十八條規定處罰者為自然人,則其法人亦應依第八十一條規定併罰。則公訴人以法 人無犯罪能力,不得依第七十八條規定處罰,僅得依第八十一條規定併罰等詞,容有誤會。從而,被告金仕達公司所僱用之勞工乙未享有勞動基準法第五十條第一項 規定產假應有八星期之勞動條件,乃係因被告金仕達公司所制訂之員工管理則,並非因被告甲執行業務之行為所致,被告前揭所辯,應足採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 極證據足證被告甲有公訴人所指違反勞動基準法犯行,不能證明其犯罪,自應為無罪判決之諭知。(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3年度易字第415號刑事判決)

(勞動法 ■ edited by 魏啟翔律師)

http://blog.yam.com/legal/article/1170733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