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謝旺霖是雲門第一屆「流浪者計劃」的獲獎人,他的計劃是為期三個月的單車滇藏之旅──從雲南麗江古城出發,最後到達西藏拉薩。
沿途的刻苦經歷,讓他化成18篇動人文字,書中用第二人稱的「你」敘事,彷若與自己對話,也似引領讀者同行。

內文試閱

【序文】因為,我懷疑……/謝旺霖

大三結束那年,我失戀了。

也許這一切來的過於突然,以致我一時無法採取適切的態度去回應與面對。奮力突圍的結果,我祇想逃離那熟悉的生活現場,去尋找一個「再也沒有思念的地方」。於是那年夏天,在不顧母親的憂慮和反對下,我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飛往新疆的烏魯木齊。(五年後的某天談及此事,母親才說,那天送我到機場後,她是一路邊開著車邊流著淚回家。)

從烏魯木齊出發,北赴克拉馬伊魔鬼城,中俄邊境的喀那斯湖,西往伊犛,塔城,穿越天山山脈,轉進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南向新疆第二大城喀什,到帕米爾山結上喀什庫爾干的中巴(中國與巴基斯坦)邊境──洪其拉甫陸路口岸,至葉城止。似乎這樣的旅程還不夠遙遠,我繼續貿然地往西藏的方向行去。

我搭著一輛載運水泥的卡車,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上,連行了三天三夜。途中,因高原氣候的緣故,我嘔吐,流鼻血,發高燒,加上無法輕易休息(三位司機會輪番拍打我,怕我睡暈而命喪),幾乎半程的時間裡都失去了清醒的意識。不過,最後仍有驚無險地抵達西藏西北阿里地區的首府──獅泉河。

在那高寒偏遠的地帶,我頭一次體會,身體的狀態原來是可以主宰心靈的。每天,我都必須為了生存而搏鬥,注意力多數花在抵禦間歇的高燒,頭疼,或為了下一餐下一個住宿地點而憂慮,眼前大好的美景似乎永遠是身心俱疲的襯景。有次夜裡,我恍惚間,竟誤喝車上飲料罐裝的汽油,因此更形加重了高原病情。


************************************************



原來身體可以這樣脆弱,卻也可以這般堅韌
原來需求可以如此簡單,只是在一般生活中,慾望膨脹了其面貌
原來當一個人面對蒼茫天地時,只剩孤獨,只勝靜懿,只剩自己對自己的承諾,自己對自己的詢問

你原本想從中得到些甚麼,以為山河會告訴你些甚麼,末了,只有自己
山水天地,原來有甚麼也沒甚麼
這一路上的改變,像河流雕刻著山的容貌,緩而深切,力量來自於自省,來自於自己對自己的試煉

一切沒有終點,只是過程,像是途中一個接一個的山口,即便是死亡,也只是轉生的開端
旅程的意外你無法預測,但是若沒有試過,永遠也不會知道有甚麼
然而即便是在一開始放棄了,那也無妨,不過是另一個際遇的起點,人生就是一連串的事件,環環相扣,有些看起來如此無關,卻又隱含寓意

我好奇,為什麼當身體承受超過負荷的磨難時,心靈卻能愈趨平靜,信仰卻能愈趨堅定?
是因為當下,除此之外,你無所寄託嗎?
還是只有在去除了多餘的慾念之後,你才能聽到心靈的微弱聲音?

作者的這段不可行的旅程,終究在驚人的堅毅中完成
而日復一日,那條路上從不間斷的朝聖者,用雙腳堅持三步一次五體跪拜的規律,走向心中的聖地,尋求祝福與救贖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流浪,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習慣孤獨
你體驗到自已的虛弱的同時,也激發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這趟旅行,是作者與他自己的旅行,大山為證


讀者書評: by 我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