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理工大學亞洲研究所所長陳光炎教授認為,中國人均耕地資源貧乏,加上人口老齡化,需要產業升級來提高生產效率,維持經濟長期持續發展。廣東目前進行產業升級,能為中國經濟“殺出第二條血路”。

本月5日,陳光炎教授受中共廣東省委黨校邀請作專題報告時,指出這一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和300多名幹部出席聆聽。


陳光炎指出,廣東目前的產業轉型在東亞並非特殊案例,韓國、新加坡、香港、台灣等亞洲“四小龍”都經歷過從勞動密集型到技術密集型的產業轉型過程。一般勞動密集型經濟發展了20年後就要進行產業升級,“廣東發展了近30年才開始升級,是慢了一點”。


“廣東如果是一個國家,沒有內陸省份提供廉價勞動力,在2000年左右可能就被逼要產業升級了;但因為從湖南、四川去的農民工源源不斷,使廣東的產業升級壓力不是那麼大,產業升級的速度也就緩慢下來。”

他指出,中國大陸可耕種土地面積與人口的比例很低,國土面積雖然跟美國一樣大,但只有10%是可耕種土地。中國的人均可耕面積是歐洲的三分之一,美國的十分之一,印度的一半,只比日本多一倍。

中國教育投資太低

其他的資源,像鐵、銅、鋁、天然氣、石油,用人均計算都是非常低。 “換句話說,中國和日本、四小龍一樣,土地資源都不豐富。長期而言,需要用腦力、技術和產業升級來換取石油、能源、以及一些農產品。”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陳光炎注意到中國政府在教育和培訓方面的投資太低。相對於美國5.9%、澳大利亞4.8%、紐西蘭6.97%、泰國4.2%、新加坡3.7%、越南2.9%,中國祇有2.1%,跟柬埔寨2.0%差不多。

他指出,如果政府教育投入大,孩子不論家境貧富,都能在政府資助的學校接受教育;反之,窮人子弟因得不到家庭資助,就失去公平競爭的機會,無法縮短貧富差距。

“窮人子弟當中也有人才,如果他們不能進入國家資助的學校,失去發展潛力的機會,就不能為社會創造財富。窮人的孩子沒能成為(像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對國家也是一種損失。”

他也注意到中國的商業銀行只貸款給那些已經成熟穩定的大型企業,股票市場也為大企業而設。 “這些樹已經很壯大了,這些錢應該用來栽培幼苗,讓它們長成大樹。但是,一般銀行就是不願藉錢給剛剛創立的企業。”

“現在中國有龐大的外匯儲備,與其一部分投資在美國債券,等於借給美國人在伊拉克打仗,不如充當風險基金,資助有創業能力的年輕人,使中國以後有競爭力強的企業,提高中國產業升級後的技術發展。”

陳光炎還指出,隨著廣東工資和人民幣匯率上漲,可以把一部分勞動密集型產品往東南亞轉移。這樣中國可以為東南亞人民創造就業機會,東南亞國家也不會覺得中國的崛起是一個威脅和挑戰。


http://www.zaobao.com/zg/zg081112_503_1.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