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京大webmanager對吉田寮的說明:

 

日本有個京都。京都有個京都大學。京都大學有個吉田寮。吉田寮裏有一群窮人。那群窮人裏曾經有個我。

吉田寮每月房租2500日元,水電煤氣免費,還有熱水澡洗,算是京都地區第一便宜的宿舍,比露宿街頭強很多。剛來日本的時候我住每月1萬6千日 元的破房子,卻一直嚮往能夠搬進更破的吉田寮,完全就是因為那裏便宜。98年3月,我拿到京大錄取通知書之後,就興高采烈地往那裏搬。吉田寮是學生自治宿 舍,全部事務由學生自己運營。這裏是有名的左派學生集會場所,標榜民主自由,然而卻是那麼地等級森嚴。剛進去的學生,只能住30人一間的大通鋪。晚上睡覺 人壓人,人擠人,有時半夜上個廁所回來,就找不到自己的鋪蓋了。在大通鋪裏生活了2個多月以後,就可以分配到各個小屋子去,大約是3個人兩間各為8張榻榻 米大小的房間,一間晚上睡覺,一間白天活動。

吉田寮裏有個學生議會,設議員議長之職,還有委員會和執行部門若干,運作有條不紊。我當年在情報(資訊)部還有一個管理電腦器材的職位,發揮了一些餘熱。平時每週要開一次會,討論寮內的各種情況,每學期結束開一次全寮總會,選舉議員。因為開會太多,讓人厭煩。每逢開會,我總是開溜;而日本人總是一絲不苟地開會,不知道是應該佩服還是應該同情。

京大還有一個大規模的寮,熊野寮,離吉田寮10分鐘步程。每幾個月就要舉行一種叫做storm的遊戲,相互攻打,發洩多餘的精力。我怕打架鬥毆,從來不參加,只是觀戰。有一次熊野寮來襲,吉田寮事先得到消息,學生們搭起各種路障,準備好掃把等兇器禦敵。幾十號熊野寮生浩浩蕩蕩攻打過來,吉田寮生死守住大門,一時間殺聲震天,掃把枝亂飛,吉田寮的女生們也奮不顧身地撲上去和熊野寮生打作一團,衣衫不整,讓我們幾個觀戰的中國學生瞠目結舌。少頃,熊野寮生退去,吉田寮生唱著奇怪的歌,大約是在慶賀勝利,然後大家開著摩托車和汽車,浩浩蕩蕩地在城中暴走遊行,員警也不敢來抓。

我在那裏住了半年,攢夠了買電腦的錢,就搬走了。畢竟一直生活在貧民窟一樣的環境中,對人的身心都是一種摧殘。

好像這篇文章對吉田寮的窮人因素剖析不夠深入。其實也不用費口舌了,大家看了下面的照片,也就會明白的。有朋友來京都,我都會帶他們去看看吉田寮,瞭解一下最最窮困潦倒的我。現在根本不必為鈔票發愁了,而沒有在吉田寮裏的磨練,決不會有今天的我。



好了,大家大概對這些照片也有些瞭解了。我相信在日本的諸位都住的比照片上的要好的多,可能很多人也沒有想到,裏面住的可是日本第一流大學的學生和留學生。他們並不是沒有地方住才住進去的,大家都想住好的地方(這是廢話),住進去的理由也許就是因為便宜。

因為便宜,所以住進去,條件差點也沒關係,可以把錢省下來做別的事,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來日本留學,過的肯定沒有在國內好,無非是為了自己將來活的更好,想想現在吃點苦頭也沒有關係,給自己一點磨練。來的時候大家應該都是這樣想的吧?現在看到很多人抱怨留學日本生活艱苦,自己每天只睡幾個小時等等。我要說,來日本是你們自己選擇的,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既然就應該去承受它。其實在我看來,向著一個自己認定的目標一步步前進,這根本不能算是苦,相反是一種甜。忘記了來日的初衷,喪失了生活的目標,這才是苦難的開始。所謂的留學垃圾,就是這樣出現的。各位即將來日留學的後輩們切記,這樣的惡劣的住宿環境,展示出的不是日本的艱苦,真正的艱苦在於能否到日本一年以後,兩年以後,甚至是四年以後,還能保持剛剛來留學的那個想法,為了自己的未來而留學。



記得自己剛到日本的時候住在語言學校的神穀寮裏,條件還不錯,就是因為周圍一起來的同期太吵,沒有辦法安靜看書。就搬到一個中國人搞的簡易寮裏,住宿條件差不少,什麼都要自己準備,但是天天都計畫著每天看多少書做多少課題,如何去打工,覺得過的很充實。如今上了大學住宿條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卻漸漸變的混沌,遲到,上課睡覺變成家常便飯,昨天翻看自己版裏的照片發現這張,想起以前的日子,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快忘記來日本的初衷了,看看周圍的幾位,好象也都沉靜在失戀的患得患失之中,就發出來讓大家看看,一起共勉。雖然這住的地方很破,但若干年以後,不知道這些住在裏面的人會出多少位學者,多少位教授。

 


http://goabroad.sohu.com/20041028/n222729439.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