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達國家暗示要對它們眼中的避稅天堂採取更強硬立場﹐香港和新加坡這兩個亞洲主要金融中心有可能受到更嚴厲的審查。

兩地在個人財務信息披露問題上與其主要貿易夥伴都長期存在緊張關係﹐特別是在私人銀行業務方面。新加坡有450萬人口﹐是東南亞一個富裕的城市國家﹐近年來它已成長為全球一個主要的私人銀行業務中心﹐管理著約3,000億美元的資產。

人口700萬的香港則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對於其他國家擔心本國公民會通過此地避稅的擔憂﹐香港一直在研究應對措施。

香港政府一位發言人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而記者週四晚間也未能聯繫到新加坡政府有關部門﹐無法獲得相關評論。

在金融危機爆發以及伯納德•馬多夫(Bernard Madoff)欺詐案曝光後﹐國際社會正在對香港、新加坡以及其他長久以來被視為避稅天堂的地方施加日益增大的壓力﹐要求它們披露那些有逃稅嫌疑者的更多信息。總部位於巴黎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已將新加坡和香港列為了持不合作態度的避稅天堂﹐同時被列入這一名單的還有列支敦士登、瑞士、盧森堡和奧地利。列支敦士登和小國安導爾週四已採取措施來緩解外界對有人利用其避稅的擔憂。

歐盟有關部門一直擔心﹐由於歐洲自身的避稅天堂面臨更嚴格的審查﹐歐洲公民會將資金轉移至新加坡等地。歐盟的談判人員已經向新加坡施加更大壓力﹐要求披露在新加坡開設帳戶或其向歐盟應付稅款被新加坡代扣的歐洲公民信息。

據一位知情人士說﹐過去一年中﹐歐盟已經將其與新加坡間自由貿易談判的進度與雙方在簽署某種私人銀行協議方面的進展掛起了鉤。

一些私人銀行家說﹐歐盟將焦點對準新加坡是瞄錯了目標﹐因為新加坡並沒有多少歐洲資金。新加坡私人銀行諮詢公司Calamander Group的創辦人斯科特(Roman Scott)說﹐新加坡管理的3,000億美元資產中只有8%屬於歐洲的個人或基金。

他說﹐那種認為法國醫生和德國牙醫把逃避交稅的錢存在新加坡的說法是無稽之談。

但新加坡理財顧問公司Taurus Wealth Advisers Ltd.的負責人納爾瓦(Mandeep Nalwa)說﹐隨著世界其他地方避稅門坎的提高﹐可能會有更多歐洲資金流入新加坡。他認為﹐新加坡已經有非常嚴格的反洗錢法規﹐它可能願意就披露更多信息的問題與有關方面展開談判。

在香港這樣一個一直以政府不干預企業經營而自豪的城市﹐與西方富有國家的稅務和合作問題一直以來都存在爭議。歐盟委員會負責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延森(Franz Jessen)近期在採訪中表示﹐歐盟仍在就稅務問題與香港和澳門進行談判。他說﹐這個問題不會不了了之。

香港的問題根源是其與諸多其他國家信息交流的政策。香港稅務部門只有權調查涉及本地稅務的問題。這使得香港和經合組織的標準存在衝突﹐經合組織已於2004 年進行了改變﹐允許國家和地區之間進一步共享信息。這個問題妨礙了香港與大量貿易夥伴達成稅務協議﹐自香港政府十年前承諾達成協議以來﹐該地區迄今只與少數幾個國家簽署了稅務協議。

香港官員去年開始就採用勸說商業組織采取更廣泛的信息共享措施﹐此前政府曾在本世紀初和2005年兩度就這個問題諮詢商業組織。會計師事務所畢馬威(KPMG)去年9月發佈報告稱﹐採用經合組織加強信息披露的規定利大於弊﹐其中包括能吸引對稅務問題敏感的企業﹐ 以及避免其他國家政府的懲罰性措施。

Tom Wright / Carlos Tejada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90313/bas115226.asp?source=articl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k100sina 的頭像
milk100sina

手帳

milk100s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